主页 > A生活画 >男子幻听没医大学病发‧精神分裂服药5年痊癒 >

男子幻听没医大学病发‧精神分裂服药5年痊癒

男子幻听没医大学病发‧精神分裂服药5年痊癒(槟城)现年52岁的邱彼得是精神分裂症(schizophrenia)患者,他于中六準备政府考试时开始出现幻听。由于症状不强烈,他也不以为意。成功进入大学后,因压力过大,幻听又捲土重来,他无法自控地跟着指示做或对话。有一段时间,他更在街道上边走边把手錶脱掉丢在路上,也把钱包丢在路上。后来他意识到情况不对劲,积极找医生治疗,5年后终于摆脱疾病的纠缠。如今他拥有一份工作,悠哉地享受着半退休的生活。彼得忆述,当年正唸中六的他忙着準备应付政府考试HSC(HSC已被大马高级教育文凭考试,即STPM取代),可能自我要求太高,导致他患上精神分裂症。“一直以来,我都认为只要读到大学,考获学士学位,生活才会过得充裕写意,于是我给自己很大的压力,一定要考上大学。我的目标是考进马大,最后如我所愿。”可是,彼得在备考的过程中,偶尔听到有声音跟他说话,叫他根据指示行事。虽然感到不舒服,但次数不多,他也没放在心上。日后,他才知道当时自己已患上精神分裂症。丢弃钱包自言自语“当时我跟爸爸说起这情况,并说可能是精神病,但他没说什幺,也没带我去看医生。看到他的反应,我猜想应该不是精神病,也没要求家人带我求医。过后,这情况逐渐减轻,就不了了之了。”进入大学后,彼得再次听到有声音跟他说话。初时,他像中学时那样控制自己不想。可是,渐渐地,他很难再控制自己。“这些声音都是由熟人发出,他们叫我丢东西,我无法自控地跟着指示。有时我还会跟这些声音说话,像在自言自语。有一段时间,我独自走在八打灵的某一街道上,边走边把手錶脱掉丢在路上,也将钱包丢在路上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种举止真吓人,幸好当时没有因此伤害到别人。”辍学养病如常做工一年后,彼得发觉情况非同小可,于是寻求精神专科医生的协助。医生告诉他,在大学求学的压力是他旧病复发的主因。由于情况严重,他在大学第二年就辍学养病。“在住院治疗期间,我天天服药、接受注射,住了3个月。医生给我心理辅导和精神上的支持,他们也严密地督促我依时服药。”3个月后,医生见他的情况良好,批准出院。他决定返回家乡槟城定居,并在过后找到一份工作,令他欣喜不已。“不过,我熬了5年才觉得自己完全脱离精神分裂症,这种感觉真好。如今,那些声音已很少来打扰我,即使有,我也可以打发它们。”定时服药必痊癒祖母简单理论鼓励询及这段日子,谁给他最大的支持?彼得缓缓答道:“是我的祖母,她每天鼓励我,常跟我说,不要害怕,一定会痊癒。虽然是简单的几个字,但是我已很温暖。那时候我需要的就是那幺简单。”他说,祖母虽然很老了,但仍不忘劝他必须定时服药。“她说,人做错事了就要改正,人病了就要服药,事情其实很简单,不要将事情複杂化,这只会令人越来越悲观。她的确是一个很乐观的人,跟她一起生活,我也被影响了。”询及克服精神疾病的心得,他表示,方法只有一个,即必须遵守医生的吩咐,按时按量服药,只有这样才不会旧病复发,这非常重要。获教友接纳认同恢复信心融入社会返槟后, 彼得选择与非常疼爱他的婆婆同住。经过教友的介绍,他加入槟城基督协会救援中心(Penang CARE Drop-Center),学习重新融入社会。“每个星期我都去中心参加活动一次,义工的慈爱令我觉得自己没有被排斥,相反地,还获得他们的接纳和认同,让我逐渐恢复信心,并在较后成功找到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。工作一段日子后,我还买了部小骄车给自己!过后还买了一间廉价屋,我已很满足了。”日常除了工作,彼得就是参加中心与教会的活动,生活过得充实。如今虽已康复,但他仍常常回去中心探访义工,和他们叙旧。精神分裂症一般症状‧幻觉,如听到声音和嗅到恶臭味。‧错觉,如相信有人要谋害自己或对自己有阴谋,或以为自己有特别的能力。‧表现冷漠、失去动力。‧迴避人群(包括家庭成员)。‧难以集中精神。‧难以逻辑性和连贯性地思考。你知道吗?精神分裂症精神分裂症是内科病,被归类为精神失调,医学上称为精神病,最初的发病期介于15至30岁。病发时,很可能在几个星期内迅速出现症状,或慢慢地在地好几个月或几年才出现症状。由于精神分裂症初时会影响到思想过程,所以也被称为思想失调。此病由数种因素综合引起,如遗传因素、生化因素、心理动力和心理社交因素。採访手记坚持克服疾病访问当天,正好是彼得跟医学院的学生分享自己的患病经过。看着他手拿着已準备好的讲词,勇敢地面对群众,腼腆地把讲词一一表达出来,觉得他很勇敢。也因此,记者有感世事无绝对,只要坚持,便有痊癒的一天。生活原本就充满着形形色色的挑战,而疾病不过是当中一种挑战,如果能够沉着、理智、有信心地应对,一定可以克服疾病!/良医‧报导:陈晓云‧2008.11.02

上一篇: 下一篇: